動態日誌第三、四周,時間:7/16-7/27


7/16 一:中文,國三藝能


  突然很想獨自一個人。


  也許是周期性生理循環使然,每個月總有一周時間會陷入某種鬱悶不已的情緒裡,翻攪腦漿,試著想捕捉快速掠過的思緒,有些頹廢,一點點慵懶,帶著罪惡感卻也沒想動筆記下。
  山上的日子數著數著竟已從指縫間溜走了一半,想來也沒有好好地握緊拳仔細記下那些觸感,那天說,第一個禮拜怎麼過,接下來就會怎麼過…..

  想去獨自去走走,都已經到了山上,想著去坐車時瞥到的咖啡廳坐坐,想去寫生,擔心創作不知從何思考起。




  望山、聽蟬,一頭霧雨。










7/17 二:美術

  接下了特色課程成果小書的差事,從今天開始每天上午11:20到12:05,就要帶領孩子一起完成屬於他們的學習紀錄,非常趕,只有8天時間,有些棘手也有壓力,但老實說,這個月以來比別人多了更多上台的機會,雖然麻煩,但卻也是一個難得的學習機會。


            IMAG0211

              帥氣育政





7/18 三:全課輔日

  今天連續帶了四節課輔,現在我們走在傍晚的街道上,逛店閒聊吃點心。

  在路上遇到回家的學生,女孩抱著她的小妹妹,邊哄著邊跟我們打招呼。他們在家裡是懂事的小大人,放學後在家中幫忙照顧弟妹,分擔家計,在學校反而像個國小的年幼孩子般,盡情撒嬌耍賴。在這裡,家長和孩子心中,讀書沒比擁有一技之長養活自己來得重要,而這就是必須對症下藥之處,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量鼓勵孩子們努力學習,帶給他們外面的視野,原來大學生是這個樣子的,然後,給予陪伴。




            IMAG0213

         他,新生訓練後都沒有再出現,我不知道原因,也沒再見過。



  廖組長說,我們現在看到的都是好孩子,
  是「願意」來上暑期輔導也「可以」來上暑期輔導的孩子。

  飲料店的老闆娘指著一旁熟練炸著雞排的兒子說:「他也是讀北梅國中,但是不能去上輔導課,沒辦法,我需要他。」



  有多少孩子在十幾歲的我們只懂得玩樂時就默默地扛起家裡的重任,

  原來,在學校的他們,只是需要一點能夠盡情孩子氣的地方。







7/19 四:中文,第一次出走


  決定獨自出門走走,

  走去那間朝思暮想的國姓咖啡廳看看,看到一杯100元就打消了念頭。



        11

  再過去就是所有人都熟悉的糯米橋,接著,突然耳邊響起帶有淡淡古味又清脆細碎的鐘聲,正要凝神細聽,樂音卻逐漸收尾。走了幾步,側頭便瞥見遠處樹叢間那面介紹音樂水車的木牌,瞪視一陣,發現敲鐘時間已過,就順著原路走回去,往相反方向又步行一倍的距離,
  竟然,我眼睛一亮。



            12

  在山上竟然能喝到研磨咖啡加鮮奶。
  一杯35元的拿鐵,熱熱的送進口中,喉頭口鼻的咖啡香讓我整個人都酥軟了。


  回程的路上見到正等著公車的孩子們,從「老師你喜歡喝咖啡噢,很苦哪!我不敢喝,你好厲害」「我從那邊走到那邊,又從那邊走到這邊……噢老師走那麼遠幹麻!」聊到「那兩個老師在一起啦,啊她和他在一起啦!因為她這麼高他這麼高……」


:「啊我呢?」

:「你是男生那邊的,到那邊去!」正雄如是說。








7/20 五:特色課程之惠蓀清流一日遊


〉蕙蓀林場


        13

峭壁,
他們本是山上的孩子,在我們緊張喊叫規勸的時刻,其實我們才是需要被擔心的那群。

 
:「你常爬山啊?」對不停發表上山守則走在身前的乃瑜問道

:「對啊,我都跟我爸爸爬山。」

:「所以都爬這樣的路啊?」我指著我們面前一邊山壁一邊僅木製護欄相隔陡坡的登山步道。



:「不是,我們都這樣爬。」

他往左手邊山坡比著向上的手勢,




:「而且不能用鐵撬,因為土石很容易鬆脫!」





        14

  喜歡清流部落的氛圍,甚至讓我天馬行空地想像著開車載畫架畫布畫具獨自開車到這來畫畫的念頭。



〉清流部落

        15

  袁平一手將刀子舉起,眼裡滿是崇敬,口氣帶著一些得意,一點驕傲,

  
  他說:「這是我祖先的刀!」




〈莫那魯道紀念館〉

  見證了傳承的一刻,伯朗老師父子與學生彼此的眼神交會,空氣之中有著濃濃的長輩的期許,平常在學校行為如此張狂,但在此時,孩子臉上的表情是肅穆的,是尊敬的,這是他們祖先的故事,他們的血液裡流著賽德克的血,

  對於自己同族的長輩,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長輩曾經歷過的那段悲壯歷史,對我們來說都僅只是課本上的一段字句,年長者口中的老生常談,但是這一刻,藉由伯朗老師父子的口述,彷彿可以看到他們年輕的爺爺在戰場上打著機槍,在山林裡奔馳戰鬥的樣子,孩子們的眼睛在發光。

  賽德克巴萊的這對父子檔實在太帥了!




  粗糙的掌心和溫暖厚實的握手力道深深收進心底。







7/24 二:小書,我的美術課「版畫藝術的線條之美」

  累到想不洗澡直接趴在尚未拍過可能有蟲蟲的床上。



  原因如標題。




7/27 五:結業式

  和祐甄兩人一夜沒闔眼,剪了一個晚上的影片。

  既然來不及,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些離別的話語,
  就把這個既認真又用力想笑點努力想搞笑的影片獻給孩子們吧,

  又笑又哭地說再見,這樣很好。


  今天,我出奇地鎮定,可能是因為沒睡覺,不過也幾乎沒有在眾人面前哭過。
  似乎本來也就沒打算要哭的意思。



  當老師很辛苦,
  但總有開心的時候和充滿成就感的時候,我們也常常能發現孩子的可愛之處。
  
  可惜到最後我們只能夠做到老練地抽張早已待命一旁的衛生紙,信手拈來電腦上那隻正緩緩爬行的放肆的7mm的小小蟲,捏轉一下後準確地扔進早已待命一旁的垃圾袋。
  瞥見大於1.5cm的不明飛行物體,依然繞著圈360度奔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HUCOTE 的頭像
THUCOTE

北梅菁英團隊

THUCO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