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史懷哲計畫成行前,因為時間的因素我一直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參加,但在我編寫這篇感想時,第一個念頭是「這一切都很值得」。
大學歷經三年,我一直都參加服務性社團,而社團活動範疇很廣,營隊活動的對象是新進社員及潭南小朋友(潭南是社團定點服務的地方)。除了籌備活動,活動進行的參與,我也有兩期隊輔的經驗。在社團,山地服務這個名字已經停用許久,因為在我們的觀點中,是和潭南村民「交朋友」,而不是「做服務」。在對小朋友進行課輔時,我們的教學大多是生活化的,例如:健康教育、生活偏方、體育活動等。部落小學較不重視學業,多半是母語教學及體育課;而家長也是如此,希望孩子一起去賺錢,填飽肚子比較重要,因此我們能給他們的是生活技能、生活知識等,這也是他們需要的。
與北梅相較,比較值得一題的是,很可惜我們在北梅時沒有進學生的部落,瞭解他們的家庭及生活。因為在社團中,我們除了給予課輔外,還有許多與村民互動的體驗活動,由不同的角度看孩子,因為是原住民性質社團,更多時候反而是我們請教村民及小朋友歌舞的展現。而在北梅,似乎較少由學生告訴我們他們生活周邊的事物,談論的也經常是學校老師的教學及課業問題。
我覺得無論是北梅或者社團,每一為孩子都是友善、活潑卻也令人頭疼的,學生們都是將心敞開地接納我們,等待我們。雖然計畫名稱是「史懷哲服務計畫」,但在我心裡,也不太像是服務,因為我們不是給學生援助或者給予,而是教學相長,因為教學原理課程,我也接觸過東大附中的學生,但體會全然不同,這留待結語時再敘述。我喜歡北梅,因為他們的溫暖,和潭南一樣,這些孩子見到你,可以毫不猶豫上前給你一個擁抱,表現出真正的善意,雖然,我們能接觸他們的時間很短,但我相信,無論是我們或學生們,都一定有很多的感觸及影響。若說他們學習環境差、有些過而論之,至多是教學資源的缺乏,但他們的老師還是同樣用心。我認為主要問題是出於家庭問題比率高,因此學生普遍學習效能及動力差,我們需要做到的是適時給以學生關注,而社團中擔任隊輔的經驗讓我能掌握到這一點,比方注意每位學生的表現及狀態,記住學生的姓名及學習狀態等,讓學生感覺到你是有看見他的。
這次計畫,我有一點感觸,在知道自己是領隊時,心裡很慌張,很怕自己沒辦法帶領大家,因為我自己是個依賴心很重的人,也很慶幸有先昀學長,如果就藥品而言,大概是嗎啡的程度吧!在活動進行時,我經常繃緊了神經,清點器材、討論教案、課程檢討、交通聯絡,也有理智線差點繃斷的時候,整個活動真的很感謝大家的協助,大家都對我很好,我做不好的、一個人沒思考周全的事務,大家都不吝惜得的幫忙我,也都體諒我的「瘋癲」,每天陪我玩洗碗、吃剩菜以及忙裡偷閒的遊戲。我想很少人天生適合當領導者,也很少人天生適任每一項職業,往往都要在坐上這個位置的一剎那,學習機制才會開啟。很感謝學程給我這樣一個機會,讓我和史懷哲擦出「很絢麗的火花」。
我在結業式的時候曾對他們說:要懂得珍惜,愛自己也愛自己長大的地方,才有更多勇氣去愛其他的人、其他的地方。這是我一直深信的一段話。我真心希望他們能有一天也把這句話告訴他們所喜歡的人們。希望他們了解自己想學習什麼,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上這個道理,用心去做,得到的將更多,等到驀然回首時,一切都會是美好、愉悅、並且不後悔的,只屬於自己的寶藏。
願史懷哲夥伴共勉之。

Posted by THUCOT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